云南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十二载公益寻亲路 张宝艳助三千家庭团圆

十二载公益寻亲路 张宝艳助三千家庭团圆 作者 / 贺鸿涛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我感觉国家就是众多的小家组成的,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让每一个家都有这种归属感,都有这种幸福感,都说没有这种骨肉分离的这种悲剧。

  【解说】镜头前的这个人名叫张宝艳,是中国首个公益寻子网站“宝贝回家”的创始人。近日,张宝艳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,讲述了近些年帮人寻亲的故事。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你小时候吃的什么,你像有一些饮食,像陕西总吃凉皮儿,你像西南那几个省的孩子吃折耳根,这样的话我们就会通过饮食,划定一个这个孩子在哪的区域,再一个方言。

  【解说】谈起寻亲工作,张宝艳有一整套的思路和办法,而这一切源自己孩子短暂丢失时给她带来的那份恐惧与无助。1992年的一天,年仅4岁的儿子在跟姥姥逛商场时突然走失,2个多小时苦寻无果,急坏了家里人。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其实我儿子他从来没认为自己走丢过,他自己感觉我找不到我姥姥了,我自己回家了,我又去找姥爷了,但实际上那几个小时对于我来说特别害怕,我当时就感觉是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,所以说从那以后,我可能就开始关注这个群体。

  【解说】2007年,张宝艳与丈夫创办了“宝贝回家”,专门帮助被拐卖、流浪乞讨的儿童。张宝艳想着如果能帮助一个孩子回家就算成功,结果第一年他们就找到了10个。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我们现在是2970个吧,我们网站第一年找了10个,第二年找了16个,但是我们2014、2015、2016、2017、2018这几年,我们每年就都找400多。

  【解说】可在一开始,张宝艳的公益之举并没有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,生活中、网上充满诋毁之意。面对质疑之声,她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努力地找孩子。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因为时间能证明一切,我们到现在我们没收寻亲人一分钱,我们一直在免费帮助寻找这么多家庭,所以说不能你说我是精神病我去开个证明我不是精神病,我还做不做事了。

  【解说】随着不断帮人找到孩子,网站影响力越来越大,很多企业和个人站出来提供帮助,孩子的照片也陆续出现在矿泉水瓶、景区门票、共享单车上……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记者,她后来就是说报道完我们“宝贝回家”之后,报道的那个孩子她就一直在持续跟进,结果还确实通过她的跟进把这个孩子找到了,当时给我打电话,接通电话,就大姐,就开始哭,当时我说怎么了,你为什么这么哭啊,她告诉我关然找到啦。

  【解说】如今,“宝贝回家”的志愿者队伍已经达到30多万人,遍布全国各地。张宝艳说,找人要靠志愿者的细心,一位叫遥歌的志愿者,高位截瘫,即便如此,他通过梳理线索也帮忙找到了九个孩子。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刚开始他跟我们,他就说他有时间,他时间比较多,因为他身体不太好,所以说他时间比较多,我们就感觉可能身体弱一些,等到后来我们才发现他是这么一种状态。

  【解说】十二年里,张宝艳也见证了科技进步为寻亲提供的帮助。数据显示,公安部2009年建立的打拐DNA数据库,已助6000多个家庭团聚;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“团圆”系统自上线至2019年5月15日,共发布走失儿童信息3978条,找回3901名失踪儿童,找回率达98%。

  【同期】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协会理事长 张宝艳

  以前有一个案子,嫌疑人带着孩子走,监控抓了一个照片,他没等到到家,别人就给他打电话说网上都在传你的照片,后来他就把这孩子送回去了,自首了,实际上现在就是说整个社会对拐卖恶童犯罪关注度和重视(度)特别高,所以就造成了这么一种很浓厚的防拐氛围。

  【解说】在张宝艳的微信朋友圈中,常有老同学晒出退休后游山玩水的照片,而57岁的她却还在全国各地为“宝贝回家”做更多公益项目,张宝艳告诉记者,有时会羡慕,但自己做的更值得。

  记者 刘超 北京报道

责任编辑:【卢岩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